FANDOM


主条目:书(天际)
主条目:书(湮灭)
主条目:书(晨风)

系列编辑

本书是系列之一。该系列包括:

效果编辑

地点编辑

晨风编辑

湮灭编辑

天际编辑

龙裔编辑

  • 异典中的第四章,有七本书的桌子上。

内容编辑

来自第三纪元第一世纪贤哲蒙托凯的纪实:

第3纪元98年

距离这一年的年终还剩几个星期,皇帝佩拉吉奥斯二世夜星月的15日驾崩。这给原本是北风之祈的日子蒙上了一层暗影,人们都认为这对帝国来说不是什么好兆头。过去的十七年中,他需要惨淡地经营整个帝国的生计,尤其是为了摆脱国库空虚的窘境,强行解散了上古议会,规定这些官僚们要花上一笔不菲的代价来买回自己原来的职务。因此他失去了一些并不富裕的能臣。传言说,皇帝就是被一个怀恨在心的钱议员毒杀的。

他的子女们从各地赶来参加他的葬礼已经新皇帝的加冕仪式。他最小的儿子,19岁的玛格努斯王子,从阿玛莱西亚赶来,在那里他是一个皇家法庭的理事。21岁的塞弗勒斯王子则带着他的红卫新娘碧昂姬吉廉赶来。43岁的安提奥楚斯则是他们中最年长的,作为皇帝的指定继承人,一直跟他父亲生活在帝都。皇帝唯一的女儿,人称独孤城的狼女王的波特玛姗姗而来,30岁的她光彩四射,带着一个庞大的使团,由她丈夫老国王曼提亚科以及她1岁大的儿子尤利尔伴着来到帝都。

每个人都认为安提奥楚斯即将继承帝位。但是没有人知道狼女王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“惊喜”。

第三纪元99年

“这一周以来,沃肯领主总是带着人在深更半夜跑到您妹妹那里去”,特务总管向安提奥楚斯汇报道,“也许,应该让她丈夫知道这件事——”

“我妹妹是征服之神雷曼塔洛斯的忠实信徒,对爱神蒂贝拉倒真没有多少兴趣。她肯定是在跟这帮人密谋什么,而不是做什么苟且的事情。我敢说,我玩过的男人比她还多。”安提奥楚斯大声地笑着,但是即刻收敛起来,“我知道,上古议会迟迟不愿给我加冕,背后就是她在作祟!整整6个星期了!居然还给我说,要更新档案,要给加冕礼做好准备。准备什么?我就是皇帝!直接加冕就完事了,把那些条条框框都给我抛到湮灭虚空里去吧!”

“您的妹妹显然跟您不是一伙的,殿下,但至少这次她恐怕不是您最直接的障碍。可别忘了,您父亲对上古议会太苛刻了。如果你想要以强势让他们乖乖地听话,鄙人以为,如果必要的话——”特务总管比划了一下别在腰带上的匕首

“放心大胆地去办。但是,一定要对那个该死的狼女王多加留意。有什么动静立即报告——知道在什么地方找我吧?”

“这个……是哪一家妓院?殿下”特务总管问道。

“今天是周五,我会去‘猫与妖精’。”

当晚,特务总管在他的报告称,王后没有像往常一样跟来方正密谋商量什么,相反,她来到蓝宫皇家花园,跟她的母亲昆缇拉皇太后共进晚餐。尽管白天风雨大作,但是晚上却出奇的祥和、安静。地上已经被水浸得通透,整个花园,则看起来像被上了一层透明的釉一样。两人把着酒杯,来到露台上,俯瞰底下的风景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在想方设法破坏你这个同父异母哥哥的加冕礼。”昆缇拉皇太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朝着自己的女儿看。波特玛望着母亲那随着年岁增长日益苍老的脸,想到了在烈日下风化的岩石。

“不是您想的那样。”波特玛说,“但是如果真是那样,是否会让您不安?”

“安提奥楚斯又不是我的亲生儿子。当我嫁给你父亲的时候,他都就已经11岁了,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冷不热。我想,他现在的样子,全拜那早早定下的储君地位所赐。他年龄已经不小了,本该有个家庭,育有子女,但现在他却把精力花在花天酒地上。这样下去,恐怕他不会是一个好皇帝。”昆缇拉叹了口气,随后转向波特玛,“但是,如果像你这样,就等于给这个家庭埋下分裂的种子,一旦四分五裂,再想要团结起来恐怕是难上加难了。要是这样,帝国的未来将危险了。”

“这听起来像是遗言——难道,母亲你要离我而去了吗?”

“我可是知道些预兆的,”昆缇拉笑了一笑,用着虚弱而微带着自我解嘲的语气说,“想当年在卡姆隆,我可是一个有名的女巫。我想,几个月后我就会离开你们,在这之后,不出一年,你的丈夫也将离你而去。别的倒没什么,我最遗憾的是,我没法亲眼看到你的孩子尤利尔登上独孤城王座时的样子。”

“那您有没有看到……”波特玛突然停了下来——即使是面对一个垂暮的老人,她也不想过多地提到她的计划。

“你是想问,她会成为皇帝吗?哈,我也知道那个答案,可爱的女儿,别担心:不管怎样,你会亲眼看到的。说起来,我给他准备了一份礼物,等他成年的时候你把它交给他。”皇太后取下了她脖子上的那条镶着一颗大黄宝石的项链:“这是一块灵魂石,注有一个被我跟你父亲一起杀死的狼人的灵魂。我还给它施上了幻术,使得它的佩戴者能够控制在他面前的人。我想这东西对一个国王来说,会很有用。”

“对皇帝也是。”波特玛接过项链,“谢谢你,妈妈。”

一个小时之后,波特玛正在返回的路上。走过那精心修剪的灌木丛的时候,波特玛注意到前面有一个黑色的身影,而那影子也发觉到了王后的脚步声,把自己藏到了屋檐下面。波特玛也曾经被人盯梢过,但是这次,不同的是,这个人的位置离她的卧室实在是太近了。波特玛马上把母亲给的项链给带了起来。

“出来,走到我能看得到你的位置。”她命令道。

那个人从暗影里走了出来。波特玛观察了一下,一个暗肤色的中年人,披着一身染成黑色的山羊皮。在法术的作用下,他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。

“你替谁办事?”

“安提奥楚斯王子,他是我的主人。”他以了无生气的声音说,“我是他的密探。”

波特玛突然有了一个主意。“王子他现在在书房吗?”

“不,夫人。”

“那你是不是能够进去?”

“是的,夫人。”

波特玛心花怒放。于是她命令道,“带路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暴风雨重临帝都,势头跟昨天一样的凌厉。暴雨狠狠地敲打着墙壁和天花板,让安提奥楚斯不胜其扰。更让王子感到心烦的是,他发现他已经不像年轻时候那样,可以暴饮一整晚上了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猛推了一下睡在他身边的亚龙人女人。

“别傻躺着,去把窗户给我关了。”他吼着。

正当窗户刚刚关上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进来的是间谍总管,他朝王子笑了一笑,呈给他一份东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安提奥楚斯揉了揉他的眼睛,“我想我现在一定还没清醒,这玩意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兽人的涂鸦。”

“我相信您会发现它的用处的,王子殿下。对了,您的妹妹正在这里等候您的接见。”

安提奥楚斯本想起身穿戴整齐,同时打发同床的女人出去,但随后否定了这一想法,他觉得现在这样会更好。“把她带进来吧,我就想羞辱下这女人。”

不过,就算是波特玛真的反感安提奥楚斯的不雅举动,她也不会表现出来的。一身橘黄色的银丝绸,她带着胜利的微笑进入了王子的房间,后面还跟着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沃肯领主。

“我亲爱的哥哥,昨天我跟我的母亲聊了一晚上。她给了我许多明智的建议。她觉得,我不应该把你我之间的分歧摆到台面上——为了我们的家庭,也是为了整个帝国。因此……”她顿了一顿,从她衣服里取出一份东西,“我给您一个选择。”

“选择?妹妹给哥哥的?”安提奥楚斯回了一笑,“真是我的好妹妹,这听起来实在是友好极了。”

“主动放弃你继承皇位的权利。毕竟作为妹妹,我不想把它交给上古议会。”,波特玛摇了摇她手上的那份东西,递给她哥哥。“这是一封盖着你印章的信,上面清楚地写着你知道你父亲并不是佩拉吉奥斯·塞普汀二世而是皇家总管佛多克斯。我知道你想否认你写过它,但是别忙,不论你否不否认有这回事,你无法否认的是,一旦这事传了出去恐怕那帮外人,以及帝国上古议会不由得相信你父亲,那老傻瓜,戴的是这么一顶绿油油帽子。总之,不论他们在多少程度上确信,不论这份东西是否伪造,如果谣言传开去,至少我们可以这么说:你恐怕没有什么机会成为皇帝了。”

安提奥楚斯的脸庞写满苍白和暴怒。

“别那么害怕,哥哥,”波特玛把东西从他颤抖的手上拿了回去,“就算如此,你还会有一个舒适的下半生,像现在一样,女人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欲望,你都能得到满足。”

安提奥楚斯突然笑了出来。他朝他的间谍总管眨了眨眼睛。“啊,我现在还记得我妹妹进入我放黄色书刊的地方,拿里面的东西敲诈我的样子。说来,那也快20年了吧。可我记得清楚得很。你也应该已经发现,跟当年的破铜烂锁相比,现在这里换上的可是高级货。我猜,要是你不自己亲自出马的话,恐怕结果会让你狠狠地失望的。”

波特玛对此淡然一笑。这又如何呢?她认为自己已经彻底占了上风。

“哈哈,这次你肯定又是勾引了我一个下人,把你带进我的书房,偷用我的印章。”安提奥楚斯呵呵笑着,“喔,说不定也可能从你的母亲,那个巫女那里得来的法术?”

波特玛继续保持着微笑,心想安提奥楚斯好像还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笨。

“妹妹,话说,你知不知道,那些魅惑法术——即使是最为强大的种类,维持的时间也是短的可怜?啊,看样子你是不知道了。你对那玩意没什么兴趣。现在,让我来教教你:从长远看,比起别的什么,一份慷慨的报酬更能保持仆人的忠心。我的妹妹。”安提奥楚斯掏出他手上的东西,摆了一摆,“现在,轮到我给你提供一个选择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波特玛的笑容顿时凝固。

“哦,它看起来是份荒唐的东西,但是如果是你的话,我想你会比其他人都清楚那是什么?我手上的呢,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纸——不过呢,在它上面你试图模仿我的笔迹。不得不说,这样的天赋可真了不起。于是我想,你以前会不会也干过这样的事呢——模仿别人的笔迹?哦,对了,我似乎突然想起来有人提过这么一件事。说你丈夫死去的妻子留有一封书信,上面提起过我的长子不过是个孽种。我想,你该不会就是这封信的作者吧?好好想想,要是我把这东西交给你丈夫,你说他该相信什么呢?好了,亲爱的狼女王,同样的把戏不要给我玩两遍。”

波特玛愤怒地摇着头,说不出话来。

“把你手上的那份破烂货给我,去外边的雨里好好冷静冷静。在这之后,我要你把你阻止我登上皇位的计划全部的一字不漏的说出来。”安提奥楚斯盯着波特玛的眼睛,“记住,我才是皇帝,狼女王。好了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波特玛交出了那封信,转身离开房间。在外面的走廊上,她沉默了好久,只是出神地看着银色的雨珠在大理石墙上顺着那细细的,几乎看不到的裂缝划下。 “是的,也许你会登基的,哥哥。”她说,“但是你在皇位上待不了太长的。”

(下一本:狼女王,卷四

出现于编辑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