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主条目:书(天际)
主条目:书(湮灭)
主条目:书(晨风)
主条目:书(在线)
其他用法,参见2920,第一纪元末年

梗概编辑

2920系列丛书十二卷中的一部分。

效果编辑

地点编辑

晨风编辑

湮灭编辑

天际编辑

在线编辑

内容编辑

日高月,4日,2920年
帝都赛瑞迪尔

雷曼三世大帝和他的大领主贝西多·夏尔在帝国花园中漫步。遍布雕塑和喷泉的北花园很对皇帝的胃口,尤其它还是炎热的夏季中,整个城市最凉爽的地方。他们所过之处,花坛中盛开着朴素的蓝白和绿色花朵。

维威克同意了王子的和平条件,”雷曼说,“我儿子将在两周内归来。”

“真是好消息。”大领主谨慎地遣着词。“我希望丹莫能信守诺言。也许我们本可以提出更多要求。比如说,黑色大门的城堡。不过我相信王子知道怎么做才合情合理。他不会仅为和平而削弱帝国的力量。”

“我最近在想瑞嘉,想她为什么会密谋杀害我。”皇帝说,停了一下欣赏一座奴隶女皇阿丽西亚的雕像,然后继续开口。“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她看上了我儿子。她也许会为我的权利和身份而爱我,但我儿子,不管怎么说,既年轻,又英俊,有朝一日还会继承我的王位。她一定是想,如果我死了,她就可以拥有一个既年轻又有力量的君王了。”

“王子……也参与了密谋?”贝西多·夏尔问。推测皇帝猜忌的下一个牺牲品会是谁,是一个很困难的游戏。

“哦,我不这么想。”雷曼微笑,“不会的,我儿子很爱我。”

“您知道瑞嘉的妹妹科尔达吗?她是赫加瑟莫娃教院的一名祭司学徒。”大领主说。

“莫娃?”皇帝问,“我忘记了,那是什么神?”

“约库达人的性欲旺盛和多产的女神,”大领主回答,“不过不象蒂贝拉那样旺盛。很优雅,但无疑也很性感。”

“我受够了性欲旺盛的女人。皇后,瑞嘉,她们的欲望都是那么旺盛——对爱的欲望转变成了对权力的欲望。”皇帝耸耸肩,“不过,一个有着健康性欲的受训女祭司听起来是个理想的选择。好了,你刚才说到什么,黑色大门?”


日高月,6日,2920年
萨佐堡垒,赛瑞迪尔

瑞嘉安静地站在冰冷的石地板上,眼看着地面。皇帝开始讲话。他以前从没见过她如此苍白和蓦然的样子。听到她即将被释放、遣送回家的消息,她至少应该高兴才对。如果她现在出发,甚至在商人节时就能回到落锤之地。但她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。在萨佐堡垒监禁的一个半月似乎带走了她所有的元气。

“我在考虑,”皇帝最后说,“把你的妹妹科尔达接进宫里一段时间。我想,相比赫加瑟的教院,她会更喜欢这里。你说呢?”

至少这次,她有了反应。瑞嘉看着皇帝,目光中带着野性的仇恨。她狂暴愤怒地扑向他。她的指甲在监禁期间已长得很长,她用它们抓挠着他的脸,刺入他的眼睛。他痛苦地嚎叫,他的卫兵将她拖开,用剑脊狠狠地敲打她,直到她陷入昏迷。

一名治疗者立即被传唤了来,但雷曼三世大帝已经失去了他的右眼。


日高月,23日,2920年
石树城晨风

维威克从水中起身,感到一天的炎热从身体上被尽数洗去。他从一个仆人手中接过一块毛巾。索萨·希尔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老友。

“自从上次见你以来,你似乎添了不少新伤疤嘛。”术师说。

阿祖拉保佑,暂时不会再添了。”维威克笑道,“你什么时候到的?”

“一个多小时前,”索萨·希尔说,走下台阶来到水边。“我想我是来结束战争的,不过看起来你已经自己办妥了。”

“是啊,八十年无休无止的战争也该到尽头了。”维威克回答,拥抱着索萨·希尔。

“我们作出了让步,他们也一样。等老皇帝死去后,我们便会进入一个黄金时期。朱历克王子拥有超越他年龄的智慧。阿玛莱西亚在哪里?”

“她去接哀伤之城公爵了。他们明天下午便能到。”

宫殿角落突然出现的一幕打断了二人的对话——一名骑手正穿过城区疾行而来,直奔前台阶。很明显,这个女人已经全速骑行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在书房接见了她,她一头撞进房间,气喘吁吁(嘘声)

“我们被背叛了,”她喘着气,“帝国军攻占了黑色大门。”


日高月,24日,2920年
石树城,晨风

自从索萨·希尔前去阿塔尤姆,十七年来,这是晨风审判席的三名成员第一次齐聚在同一屋檐下。三个人都希望他们重聚时的情势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“就我们得知的消息,在王子向南返回赛瑞迪尔之时,另一支帝国军从北方发动攻击。”维威克对他面无表情的两位同伴说,“我们可以假定,朱历克对这次袭击毫不知情。”

“但我们同样可以假定他以和谈为借口迷惑我们,好让皇帝进攻黑色大门。”索萨·希尔说,“这必须被视为破坏合约。”

“哀伤之城公爵在哪里?”维威克问,“我想听听他的看法。”

“他去特尔·阿鲁亨会见夜母了。”阿玛莱西亚轻声说,“我劝他先来听听你们的话,但他说这事已经拖得太久了。”

“他要找莫拉格帮?他想把不相关的事情牵扯进来?”维威克摇摇头,转向索萨·希尔:“拜托,请你尽力去阻止这件事。暗杀行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。这件事必须透过和谈或战斗来解决。”


日高月,25日,2920年
特尔·阿鲁亨,晨风

夜母在她那仅由淡淡月光照亮的客厅中接见了索萨·希尔。她穿着一件式样简单的黑色丝质长袍,慵懒地斜卧在她的长沙发上,透出一种残酷的美丽。她作了个手势,遣散了身披红斗篷的卫兵们,递给术师一杯葡萄酒。

“你正好错过了你的公爵朋友,”她细语道,“他很不高兴,不过我想我们会解决他的问题的。”

“他雇佣莫拉格帮暗杀皇帝了吗?”索萨·希尔问。

“直奔主题,不是吗?很好。我喜欢直来直往的人,那节省很多时间。当然,我不能与你讨论公爵和我商议的事宜,”她微笑道,“这样说有损于生意的。”

“如果我给你同等数目的金币,请你不去暗杀皇帝呢?”

“莫拉格帮不仅仅为利益而谋杀,更是为了梅法拉的荣耀。”她对着自己的酒杯说,“我们不是仅仅杀人而已。那样是亵渎神圣的。三天之内,一旦公爵的酬金抵达,我们便会完成这笔交易。并且,恐怕我们不会想接受一笔相反的交易。尽管我们是一个教派,亦是一件生意,我们并不屈从于给予和索求,索萨·希尔。”


日高月,27日,2920年
内海,晨风

索萨·希尔观察水面已经有两天了,他在等待一艘特别的船舰。现在他看到了它,一只飘扬着哀伤之城旗帜的重型船只。术师在它接近港口前阻截住了它。火焰从他身上喷出,裹住他的身形,将他的声音和形体伪装成一个魔族族的样子。

“弃船!”他吼叫道,“除非你们想与它一起沉没!”

实际上,索萨·希尔可以一个火球就炸掉整艘船,但他选择了等待,给船员们一个潜进温暖海水中的机会。当他确定船上已经没有人后,他聚集能量,释放了一场毁灭性的波涛。空气与水的剧烈震动中,船只与公爵给莫拉格帮的酬金一起沉入了内海海底。

“夜母,”索萨·希尔飘向岸边去提醒海港主有一些海员需要救援时,心想,“没有人能不屈从于给予和索求。”

请期待下一部:末种

画廊编辑

出现于编辑

Template:Succession box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